首页 - 社会新闻 - 城管局长“拆门事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城管局长“拆门事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发布时间:2020-06-16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7

城管局长“拆门事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2020-06-16 18:48:44 城管局局长的“开门事件”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2020-06-16 16:33618@

原南大江公务员必读

中山县城管局局长苏近日并未消气。可以说他一直占据着头条位置。尽管在美国流行和动荡,他仍然没有从头条位置上被拉下来。导演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一件令大众意想不到的事情而走红。一下子就成了网红,苏主任果然是好运气!

6月12日,广西中山县冠峰会岭学校发布了一段2月28日校园监控的视频。该校发布了一份文件,称中山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局长苏星“非常强势,驾驶私家车进入校园,拒绝登记测温,并带头拆除学校大门”。

“导演很强势”立刻引起了轩然的* *,成为“网络舆论”。

6月13日晚,广西省中山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钟山县关于“这个局长很强势”网络舆情有关情况的通报》。



@

14日上午,中山县冠丰会岭学校再次回复。

学校回应说:

1。在公告中,“学校法定代表人史汉中态度恶劣,拒不改正”与事实不符。1.我们学校非法建造的108平方的两层楼在整改期间已经自行拆除;2.经过书面申请,县政府同意在学校秋季开学前拆除我们学校非法建造的六层楼。

2。“在原有违章建筑的基础上,继续违章建造电动门和建筑物”的说法与事实不符。我们的校门在红线以内。

3。公告中的“视频内容实际上是2020年2月28日集中整治期间,中山县冠峰会岭学校依法正常拆除违章建筑的情况。在执法过程中,中山县冠峰会岭学校的法定代表人石汉中等人阻挠“这与事实不符。1.在录像的第三分55秒,苏指着皇帝花园的方向说,他要检查恢复工作和劳动。2.在第5分26秒的录像中,苏给他的下属打电话,反复解释了拆迁的地点。说明下属事先不知道强制拆迁的地点;3.在录像的第8分43秒,被苏某叫来的执法队员应其要求在现场填写了《违规违章警告通知书》,解释说强制拆迁是苏某的临时意图、公共权利和私人使用,是为了进行个人报复。4.在强行拆除的过程中,我们学校的所有人员都在他们设置的警戒线之外,没有任何阻碍。

4。如果苏仍然坚持认为这是一次合法、合规、有计划的拆迁,请将“执法期间”所有执法录像机的录像予以公布。

5。在疫情期间,苏的一个组织的下属拒绝带体温和进行登记,破坏了学校的防疫工作,损坏了学校的财产,殴打了学校人员。这一事件与学校的非法建筑无关。

学校还在回复中附上了视频和其他证据材料。

6月14日下午,中山县政府下发通知,表示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相关调查处理结果。

6月14日中山县人民政府通知

网友关注城管局局长苏是否到学校寻找学校违章建筑的负责人,是否因为对学校保安在疫情期间要求他量体温的要求不耐烦而临时拆除校门。当场拆除学校大门是否符合法律程序?“事件”曝光后,当地纪委和监察院经过调查,于5月29日对苏一行发出了严重警告。然而,中学的石校长说,很难接受处罚结果,因为到目前为止,拆除的学校大门被忽视,人们被殴打,他们的手不能举起。更多

当地政府部门可能对真相做出了回应,但面对这一事件,即使当地政府对真相做出了回应,网民们仍有问题要问。这一非法建筑不是一天就发生的。为什么城市管理局在它第一次出现时没有阻止它?特别是在需要强制拆迁的时候,城管局有没有提前通知学校强制拆迁?这似乎还没有做到。为何苏主任强行将私家车开进校园,不配合防疫工作,在量度体温后,立即拆除学校的僭建物?

这种履行职责的行为是一种计划行为吗?

作为城市管理局综合执法局的局长,他甚至不能承担起预防和控制疫情的责任。他在城市管理方面有多出色?

权力的使用不应反复无常,也不应伴随着个人的不满。“报复性”执法能说服公众吗?

因此,为了应对这一事件,当地相关部门应该反省一下局长到底有什么问题。他在使用公共权力时公平吗?否则,必须严肃处理。即使学校有违章建筑的问题,直接叫人开挖掘机拆校门也是极不合理的。难怪一些网民认为这是一种无序行为,甚至是无法无天的行为。

如果没有视频,许多网民会相信当地公告的权威,毕竟,公告来自中山县网络安全与信息技术委员会办公室。在网上,惠玲学派在媒体曝光后的反驳当然是非常“谨慎”的。然而,正如谚语所说,如果一个人只听,那么他会秘密地和公开地听到。学校的视频曝光,至少在合理性方面,说服了网民。

幸运的是,当地政府已经给了阿苏主任严重的警告处分,但这并不意味着事件已经结束。

因为,仍然有很多问题,比如:

这所学校有多少非法建筑?

学校的电动门或大门是否占用了公共道路,或者岗亭是否被占用了?

苏导演滥用职权为自己报仇?或者是在疫情流行期间关注常规执法?

在执法过程中,如果相关部门的“不当行为”导致学校人员受伤,该怎么办?

……

官员不仅在言行上代表自己,还代表当地政府的形象和信誉。

权力必须害怕权力和法律,永远不能成为报复的工具。

拆除学校大门关系到有关各方的权利和教育尊严。因此,因果不可能是一个谜。

强制拆迁是否合法以及是否是私人报复应该是调查和问责的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说,目前由地方纪委处理的问题需要讨论。更高一级的当局也可以介入,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并对公众舆论的关切作出回应。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社会 | 浏览:1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