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快讯 - 200亿!科创板募资王"中芯国际" 是全村的希望吗?

200亿!科创板募资王"中芯国际" 是全村的希望吗?

发布时间:2020-07-05  分类:体育快讯  作者:dadiao  浏览:4

200亿!科创板募资王 quot;中芯国际 quot; 是全村的希望吗?2020-07-05 10:57:38 200亿!是不是全村都希望通过科技局为SMIC筹集资金?2020-07-05 10:22336025

SMIC参加了19天的会议,筹集了200亿元,无疑是最近中国科技界最热门的企业。



While在成为科技股“筹款大王”的同时,港股市值也创下新高。

昨日(7月2日),SMIC股市上涨17%,收于31.6港元,市值1,798亿港元。自今年年初以来,SMIC增长了148%。



一年前,SMIC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以更高的估值为目标重返香港股市。一年后,SMIC转向a股。

不可否认,若干回报背后的最终驱动力已经得到了重视。与a股相比,HKEx的市盈率和估值相对较低,不利于需要大量投资研发的芯片公司。

另一方面,在中美贸易战和美国对中国芯片产业持续施压的背景下,SMIC的回归已经超出了普通资本运作的范围,被赋予了更多的战略和“使命”。

SMIC,这是不是引领芯片突破的希望?

为什么一家集成电路芯片公司重返a股市场会影响无数人的心?答案很简单:中国的芯片制造业太弱了。

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国内芯片的浪潮滚滚而来,涌现出了一批“硬核”企业,如华为海尔森、紫光展锐、寒武纪、平头阁等。他们面临不同的应用场景,有些人有信心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阿里巴巴汉光800号称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工智能芯片之一,但是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芯片公司严重破产。在

chip产业链的几个环节中: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和销售,高附加值的设计环节聚集了一批顶尖企业。相比之下,很少有国内企业愿意努力从头开始打磨车轮。

这导致了当前的困境。面对成品芯片的短缺,我们仍然可以依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来获得喘息的机会。但一旦美国抓住制造业环节的咽喉,它将立即产生影响。例如,华为现在正面临TSMC的停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通关。

因此,如果中国的芯片产业想要突破美国的封锁,我们需要一个“TSMC大陆”而不是十个“国内英特尔”。

SMIC,作为目前世界第四大市场份额的公司,是中国大陆最强的芯片制造业。

事实上,SMIC和TSMC有着深厚的关系。

2000年,张汝京带着300名芯片工程师从台北来到上海,因为他不同意张忠谋对大陆的态度。仅用了13个月就在大陆建立了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基地。

SMIC创始人张汝京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SMIC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铸造厂,大陆芯片制造业也迎来了历史上的最高时刻。然而,TSMC不会让其竞争对手迅速崛起。2003年8月,就在SMIC在香港上市的前几天,TSMC采取了强硬手段,起诉加州的SMIC窃取商业机密,并索要10亿美元。

在接下来的10年里,这一惯例被重复,每当SMIC在技术上取得突破,就会有侵权诉讼。这使SMIC错过了近10年的黄金发展期。

反应在芯片制造过程中,SMIC也被世界主流工艺淘汰了5-10年。目前,SMIC的最高生产工艺只有14纳米,月生产能力为3.5万件。相比之下,TSMC 7纳米芯片的月生产能力为11万块。

SMIC能独自带领中国芯片走出新世界吗?恐怕这很难。

一方面,这是SMIC自身的优势。

很多人认为SMIC是华为芯片的生命线,但其工艺不符合硅芯片7纳米和5纳米工艺的要求。现在这两个过程被TSMC和三星垄断了。即使7纳米薄膜在一年内成功生产,也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才能批量生产。

另一方面,这是整个环境的因素。

受“巴黎裁决委员会”和“瓦塞纳尔协议”的限制,西方国家的技术能否卖给中国取决于美国的面子;即使它可以出口,也必须按照“N-2”原则批准,也就是说,它比最先进的技术晚了两代。加上审批程序,该设备到达中国时仍落后10年。

光刻机是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

早在2018年,也就是7纳米芯片首次用于iPhone XS的那一年,SMIC就向ASML订购了1.5亿美元的EUV光刻机。然而,在多重许可的限制下,交易被连续推迟到今年3月。因此,SMIC 7纳米流片的试生产被推迟到今年年底。



@

这是中国芯片产业面前的一个长期差距,也是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SMIC的回归对推动中国半导体工业的发展毫无意义?

当然不是。

chip是一个上下游联系紧密的行业。从上游的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商,到中游制造所需的材料和设备供应商,再到下游的测试和封装,芯片的诞生往往需要数十家甚至数百家公司的合作。

即使我们只关注SMIC的制造领域,它也会加速一万亿美元市场的增长,而它周围的半导体供应链也会受益。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SMIC生产一种芯片,可以驱动科技板块企业包括:



@

.

此外,上海信阳、江华微电子、轴心研究技术、青翼光电、新材料研究和兴发集团还为芯片铜互连、湿电子化学品、磨具、掩膜、靶材和电子级磷酸等提供电镀解决方案。

国内半导体制造业需要强大。仅仅依靠一个SMIC是远远不够的,但作为一个“领头的兄弟”,SMIC一定不缺。

今年5月,国家大型基金二期和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分别同意向子公司SMIC南方注资15亿美元和7.5亿美元,总注资近160亿美元。客观地说,中国的芯片技术与主流水平还有很大差距,这是政策、资金和人才无法弥合的。



@

但从好的一面来看,自从中兴事件敲响警钟以来,核心技术的研发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大多数公司都在积极寻求国内的替代方案,例如,在制造过程中,涉及到的最关键的步骤是——光刻、等离子刻蚀、化学气相沉积、抛光和清洗,除了光刻机之外,其他几项技术的本地化已经到了冲刺阶段。

中国已经错过了个人电脑芯片时代,而在移动芯片时代,我们只能从头开始制造轮子,以备后用。

SMIC公司的创始人张汝京也许最能解释我们对国内芯片的期望:“这条路艰难而危险,我们这一代人仍然需要努力工作”。

无论如何,国内芯片之路才刚刚开始。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体育 | 浏览:12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