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双方都不讨好奥斯卡新规则意味着几何

双方都不讨好奥斯卡新规则意味着几何

发布时间:2020-09-14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8


当地时间9月9日,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研究院突然宣布,从2024年春季举行的第96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开始,所有最佳影片的候选影片都必须符合涉及多元化的新要求。具体来说,他们制定了四条规则,并且只有满足其中至少两条,这样的电影才能获得最佳影片提名。

这四条规则都与美国社会所谓的弱势群体有关,包括少数民族(按照奥斯卡的定义,包括亚洲人、拉美人、非裔美国人、印第安人、阿拉斯加人、中东人、北非人、夏威夷人等。)和其他弱势群体(如妇女、性少数群体、残疾人和智障者、聋哑人和盲人等。)。



奥斯卡小金人


其中,细则一要求:的一部电影,至少有一个主角或主要配角是少数;或者说,所有行动者的30%来自上述所有弱势群体中的至少两类;或者说,电影的故事和主题涉及到这些弱势群体。


细则二要求:电影背后的14大部门中(包括导演、编剧、摄影、剪辑、服务、音效、选角等。),至少两个部门负责人必须来自上述弱势群体,其中至少一人必须是少数;或者说,整个剧组至少有30%的幕后人员来自弱势群体;或者说,整个剧组至少有六个人来自这些群体。


细则三要求:电影制作公司和发行公司应为来自这些弱势群体的新人提供带薪实习机会。同时,公司内部必须雇佣一定数量的相关弱势人员,具体人数根据公司规模而有所不同。在


细则四要求:电影的宣传和营销单位中,必须有一定数量的上述群体的高层员工,具体人数也根据公司的规模而有所不同。


以上四条规则中的任何两条都必须满足,一部电影才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右派人士批评新规限制创作自由


整个新规分为几段,几千字长,行业术语多。对于普通人来说,真正有耐心把四条规则全部看完,明白其中含义的人恐怕很少。很多人看了,惊呼天塌了。


既然主角一定是少数民族,那么《1917》、《敦刻尔克》这类主角全是白人男性的战争片,或者《爱尔兰人》这类全是白人主导的黑帮题材作品的说话部分,以后会不会没有机会角逐奥斯卡小金人?未来电影真的会越来越少吗?奥斯卡是在用自己的行政手段干涉电影艺术家的创作自由吗?



Kristi Avery所以,社交媒体上对奥斯卡新规的批评很多,包括“你毁了奥斯卡,评判电影质量,要看艺术性,但现在一切都要和政治挂钩”等等。很多网友认为,这种强行的多元化,会大大削弱好莱坞电影未来的整体艺术水准。曾主演过美剧《《薇洛尼卡的衣橱》》(维罗妮卡的衣橱)等作品的美国女演员柯尔斯蒂·艾利甚至在她的社交媒体账户上激怒了奥斯卡,她说:“你侮辱了全世界的艺术家。你能想象有人规定毕加索能画什么不能画什么吗?你们疯了。控制艺术家,控制个人想法.这不是奥斯卡,这是《1984》。”


此外,同样是演员的著名演员杰森·贝特曼(《黑钱胜地》)的姐姐朱丝婷·贝特曼也感慨道:如果她有幸被任何剧组录用,参与任何电影,她愿意依靠自己的真本事,而不是因为她所谓的女性群体认同的弱点。她担心奥斯卡这个新规定只会让更多弱势人群被用来编号,以达到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最低要求。一直站在右边的詹姆斯·伍兹(《美国往事》)批评奥斯卡的疯狂。曾主演美剧《大力士传奇之旅》的演员凯文·索伯甚至贴出:“好莱坞做得很好。接下来就是看NBA和NFL是否应该向你学习。也要做到多样化,不要只看谁球打得好。各种种族、各种级别的选手都不少。”


左派人士认为新规作秀意味大于实际效果


事实上,批评新政的不只是观点相对保守的右派。在左翼和进步氛围盛行的好莱坞,很多专家学者和媒体人其实对这一新规非常不满。但与克里斯蒂·艾弗里等人批评其压制艺术自由相比,他们批评奥斯卡新政是因为他们认为它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根本缺乏实际效果。而之前大家的一组数据似乎都支持这个观点。


一位有思想的人仔细分析了2019年美国票房前100的电影,发现多达95部,已经符合奥斯卡新规的第一条规则。


另外,目前不管是迪士尼、索尼、华纳、环球这样的老牌大公司,还是网飞这样的新贵,还是A24、霓虹这样的独立电影公司,这几年为了顺应时代潮流,为了其他目的,总之已经有了现成的少数民族电影人培训实习,公司内部也雇佣了相当数量的弱势群体。在新规的第三和第四条中,几乎所有这些好莱坞公司都可以。也就是说,去年在美国上映的主流大片大多不需要做任何改动,已经符合2024年之前不会生效的新规。奥斯卡新政的态度恐怕大于实际效果。



卡琳·钱


同样是奥斯卡评委的亚洲电影人卡琳·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没想到打破了我的头,今天哪部好莱坞电影不符合这些规定。我认为这些新规定不会给好莱坞电影带来任何改变。”相反,她担心这项新规定会适得其反。比如新规定希望十四个幕后部门的导演中至少有两个来自弱势群体,但稍微熟悉好莱坞现状的人都会知道,化妆、发型、选角、服装等部门已经是以女性为主了。钱卡琳担心,这项新政策的要求只会让电影公司变得惰性,减缓音效、特效和摄影等部门的改革步伐。


此外,明尼苏达大学电影教授玛吉·亨内菲尔德(Maggie Hennefeld)在接受《《大力士的传奇旅行》》杂志采访时也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奥斯卡的新政策,称在她看来,“主要是作秀”。“因为规则太松,操作空间太大,除了右翼受不了,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善。”


Henfield教授提到的可操作空间,恰恰是这个新政被诟病的地方。我相信应该是出于善意推出的,但反过来可以想象,一部完全被白人男性在前后幕后占据的电影,甚至涉及到白人至上的反动主题(不符合规则一、二),但只要这部电影的制作和发行单位有足够的所谓弱势群体(符合规则三、四),还是可以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那么,新政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新规将从源头扭转“奥斯卡太白”?


然而奥斯卡也有其难处,这一切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五年前举行的第87届奥斯卡颁奖典礼。那一年,包括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和女配角在内的20位入围者都是白人。结果,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场批评“奥斯卡太白”的抵制运动。在此背景下,奥斯卡承诺在五年内将奥斯卡评委中的女性和少数民族人数增加一倍。


五年来,奥斯卡邀请或吸纳了大量女性和少数族裔评委。只有今年的新法官,45%是女性,36%是少数民族,49%来自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最后,五年计划顺利完成。


与此同时,奥斯卡意识到光靠这种提高可能太慢,得不到效果。俗话说,目前奥斯卡评委近万人,但自好莱坞诞生以来,白人男性一直是这一领域的绝对主流,相应地,奥斯卡评委与白人男性有着绝对的优势。2012年《时代》披露了之前从未公布过的奥斯卡评委具体构成:高达94%为白人,高达77%为男性,86%超过50岁;当时只有2%的评委是黑人。这些上了年纪的白人男评委只要活一天就不会被取消奥斯卡评委资格。在过去的五年里,奥斯卡最终为“评委池”注入了新鲜血液,但要扭转其白人男性主导的基本面,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十年的时间。另一方面,大众——或者大众——中的某些群体等不及了。每年奥斯卡提名名单出来,总会有弱势群体批判不公,要么女导演缺席,要么小众演员太少。此外,奥斯卡的收视率正在下降,原本是全球电影业中心的美国最大的电影节正在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圈子游戏,这让自我评价很高的好莱坞电影制作人感到不知所措。所以,这次有了新的规则。既然评委的构成一时半会儿不能完全反转,不如从源头和电影作品上反转干坤。



DeVon Franklin


DeVon Franklin,42岁的黑人电影人,负责起草新规定。近年来制作了《洛杉矶时报》、《天堂真的存在》(突破)等福音片。并表示整个细则策划过程持续了一年多,最终在今年6月由奥斯卡理事会投票通过。他说,在乔治·弗洛伊德非正常死亡后,美国各地爆发了抗议活动。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些电影人也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我们希望我们能成为未来的灯塔。”。


其实,全球电影业的“灯塔”好莱坞,并不是第一个从源头上推动和推动电影制作中说话部分的平等权利。这一次新政推出时,奥斯卡官员也提到,他们受到了英国电影学院(BFI)2014年推出的一项政策的启发。


当时英国电影学院指出,如果以后有英国国产电影想要领取他们提供的政府补助,首先要满足对全体剧组成员性别和种族的一定要求。可惜6年过去了,今年7月发布的总结报告显示,这一政策的具体实施效果并不明显,英国电影业整体仍存在严重失衡。少数民族和女性电影人无论是在幕后还是之前都很难赢得工作机会,讲述女性和弱势群体故事的英国电影仍然很少。在今年2月举行的第73届英国电影学院奖(British Film Academy Awards)上,包括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和女配角在内的20位入围者均为白人,5位导演奖候选人均为男性。换句话说,英国电影业辛辛苦苦改革了六年,最终还是回到了2015年奥斯卡太白的局面。


当然,改革总比不改变好。奥斯卡的良苦用心值得肯定。至于扼杀艺术创作自由的焦虑,经过详细分析,显然只是杞人忧天。退一步说,即使奥斯卡新政最终没有表现出多少实质性的效果,但它至少传达了一定的信息,那就是面对时代汹涌的浪潮,电影行业必须与时俱进,给那些停留在过去的陈旧观念和狭隘观点留下越来越少的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