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新闻 - 京东数学系有“断层”吗大量中高层公司在上市前离职500人辞职组已满

京东数学系有“断层”吗大量中高层公司在上市前离职500人辞职组已满

发布时间:2020-09-15  分类:科技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5

文|木易


近日,京东数码分公司提交科技创新板上市申请,引发业内热议。


业界普遍认为京东数码分公司的营收和盈利能力远低于业界的预期。


上市前一段时间,JD.com大量中高级员工离职,一批500名中高级员工爆满,没人能加入。


还有很多离职的中高级员工称京东数字科学部存在的问题“空洞”。


“留不住人才,企业有断层,发展创新动力不足。”在他们看来,这是京东数码分公司未能交出满意成绩单的主要原因。


01频频换帅


京东数码分公司的招股书被送到京东数码分公司的一个中高层辞职小组,瞬间引起轩然大波。


“每个人都失去了变得富有和自由的机会。”一群朋友感叹着。


“想都别想,京东数码分公司承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兑现的?”有人开始抱怨,回忆起在京东的“不开心的日子”。


这个中高层离职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挤满了500人。


“除了消金业务之外,京东数科的其他业务线几乎都在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换帅。”京东数科离职中高层何启宇透露。


2018年9月,“老JD。COM”王林离开京东数学系。王林全面负责京东数码分公司的供应链金融业务。


2019年更是动荡之年。


2019年下半年,一年前被从建行河南省分行行长岗位上挖走的李尚荣离职。曾主管京东数字分公司企业财务和农村财务。


然后,加入JD.COM才两年的周宇航选择了离开,回到了保险行业。他负责京东数码分公司的保险和理财业务。


京东数科离职的中高层还有很多,如一级高层金麟、严明、唐智晖,二级高层郝延山、刘方琦、沈晓春、邓巍、邓颖、龚晨妍等等。


“你会发现京东数码在业内找了很多大牛,但是大部分人都没呆多久,很多人一年多就走了。”京东数码分公司多名资深员工透露。



另一个值得探究的现象是,京东数科控股或者孵化的子公司,发展也都不太顺。


2018年6月,京东数字分行聘请原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王宇担任子公司京卡的首任CEO。


结果不到半年,王宇就离开了,加入了中国银联快通。


2019年下半年,京东数码另一家子公司东嘉金夫CEO唐松荣离职。


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字科技控股公司ZRobot首席执行官乔洋辞职。


另一家子公司鼎联普汇,后期也被京东数码分公司并入,内部人员称之为“名存实亡”。


02企业断层?


为何京东数科换帅如此频繁?


京东数码分公司多名员工透露,相比其他巨头旗下的金融公司,京东数码分公司“薪酬待遇更低”。


而其挖业内大佬的核心逻辑,就是给资源、给股份。


“当时JD.COM数学系来挖我,待遇不高,但是答应给我很多JD.COM的资源和股份。我觉得自己能做出一些大事情才同意加入。”加入京东数字科学部不久离职的中高层蔡胜透露。


结果到了京东数学系后发现情况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


“我根本无法转移任何资源。”蔡胜表示,京东数码分公司各个部门都在“各奔东西”,形成了非常高的壁垒,很难相互沟通。


他曾去内部要流量支持,“结果要我直接按照市场价购买”,气得他火冒三丈。


让蔡胜崩溃的是公司内部的决策过程极其漫长,“像老国企,不太像互联网公司”。


结果他错失了很多机会,生意进展极其缓慢。


“承诺的期权和股份只是口头承诺,不以任何形式兑现。”为此,蔡胜也多次提问,但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


多位离职的京东数科中高层对一本财经表示,他们离开的主要原因,是京东数科内部很难调动资源,“所有的人都框在一个框里,这样的团队是很难做大的”。


频繁的人员流动,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影响?


京东数科保险业务的一位负责人透露:“保险部门频繁换帅,导致断层。”


前任领导花了很多钱,上了很多课,但是踩坑获得的经验却无法传递给下一任领导,导致新的领导上台,从头再来。



“到处都是业务断层,很难有连续性,创新动力不足。”据蔡胜说,这导致整个企业增长极其缓慢。


而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企业中空。”蔡晟称。


目前,京东数码分公司已经留下了一批自成立以来一直在那里工作的老员工,如徐凌、区力、程


“从招股书也能看出京东数科中空的趋势。”何启宇称。


也就是说,刘强东对于京东数科,几乎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


“在公司内部,更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很多事情还是得由刘决定。”这一说法得到了京东数码分公司多名中高层员工的证实。


何其郁认为“一字一句”可能会限制公司的发展。“比如阿里十八罗汉,一个核心管理决策层。这样的管理结构可能更合理。”


03差强人意


京东数科的招股书问世之后,在业内引发了热烈讨论。


大家惊讶的,是京东数科的营收能力和盈利能力,竟然如此之低。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码分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和103.27亿元,


的盈利能力更是令人惊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2亿元、1.3亿元、7.9亿元和-6.7亿元。



一个财务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走过来告诉我京东数码事业部的成绩单只有他们能比,太不可思议了。”何启宇认为,京东数码分公司有JD.COM 4.17亿活跃用户做后盾,“现在比金融科技公司和一些持牌淘金客公司还要惨,这样的成绩单不值得骄傲”。


在京东数学系,高层似乎对这样的表现并不满意。


多位京东数科的中高层透露,在一次月会上,一位高层领导公开发飙,说京东数科做了4年,余额做到千亿,还不如360金融只用了两年,就做到了余额千亿。


京东数科的金融业务到底做得如何?


据知情人士透露,京东数字分公司供应链财务两次踩雷,“两位领导因踩雷事件离职”。


而踩雷的原因是“因为企业的风险控制不够到位”。


“2B金融的风控做得不够好,2C的风控倒是控制得很好,但却控制得太紧了。”何启宇称。



比如他说,拒绝消费金融曾经是针对一家有牌照的消费金融公司,“从中发现了20%的好用户,说明C端风控的意外致死率有点高。所以后面的拒绝量要尽量少的引导到外面,以免被打脸。”。


业内不少人士认为,背靠如此强大资源的京东数科,“交出来的成绩单,只能算差强人意”。


04押宝智能城市


对于其金融板块,巨人在上市前会有一个大的操作,就是降低其金融属性,增加其科技属性。


这是因为金融公司估值低,科技公司估值高。


京东数字科学部也是如此。


他们现在重点押宝在了“智能城市”上面。


不仅在招股书里,在最近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博览会上,京东数码分公司也极力强调“智慧城市”。


“智能城市是京东数科讲故事的核心,但也是最受诟病的一个部门,很多金融部门都不服。”何启宇称,这是因为,他们并未看到智能城市的盈利和产出。


据说京东数码分公司拿下了雄安智慧城市项目。


“去年底内部团队给智慧城市团队发了3000万的奖励,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收益。”何启宇说。根据


招股书,京东的业务分为三类: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家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等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


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项业务的收入分别占41.48%、52.37%和5.57%。


也就是说,服务政府和其他客户的部分,只占营收的5.57%。


目前京东数学故事的核心是智慧城市。


但相比腾讯、阿里等巨头,京东数码分公司并没有太大优势。真的能支撑京东数码分公司的估值吗?


当初大家比较京东数字科学和蚂蚁集团。曾几何时,它们已经不是一个数量级了。


“因为留不住人才,京东数码一直在业务断层中发展。”何启宇认为,京东数码分公司现在又在赌智慧城市,但他看不到太多亮点。


即将上市的京东数码分公司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本文回答者为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