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快讯 - 京华故事为什么清朝宫殿大多位于什刹海-

京华故事为什么清朝宫殿大多位于什刹海-

发布时间:2020-09-24  分类:体育快讯  作者:dadiao  浏览:10

原标题:《京华故事》为什么清朝的宫殿大多位于什刹海?


编者按:


自9月15日起,恭王府博物馆恢复有序开放。作为北京保存最完好、唯一的清宫,宫已有240多年的历史。历史上,这里曾是清朝乾隆年间权臣小沈阳和清朝嘉庆年间清傩太子林勇的居所。1851年,这座宅邸给了恭亲王?恭亲王府名由此而来。


恭亲王府,总面积6万平方米,分住宅和花园两部分,建筑群落30余个。《恭亲王府一府半壁江山》是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对恭亲王府的评价。这座突出的宫殿位于北京什刹海的西南角。此外,位于后海北缘的秦春宫是北京最大的宫殿,也是现存清朝保存完好的宫殿。元明清时期,什刹海发挥了都城核心水系的作用,对北京意义重大。清朝建立后,除阿拉善宫、陶贝勒府、邦贝子府、赵辉府等外,四大世袭亲王宫中有三座建于此。这些官邸承载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经历了从鼎盛到清朝衰落的历史过程。由西海、后海、前海组成的什刹海,也被写成“什刹海”。这是因为这附近有十座佛寺,所以叫这个。作为北京面积最大、风格最完整的历史街区,什刹海汇集了宫殿、寺庙、名人故居、老字号餐馆等。还有“银锭观音山”等特色自然景观,被誉为“燕京八小景”之一。关于什刹海的故事和记忆已经成为北京文化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新出版的《《我家住在什刹海》》这本书里,作者以60多位什刹海老居民为写作对象,以“生活在什刹海”为中心,书中不仅有他们身边的游泳、滑冰、钓鱼、钓河虾、养鸟、斗蟋蟀、玩弹弓、煮粘蜻蜓等小事情的回忆,还有什刹海周边的历史和景点的描述。其中有关于这些宫殿和什刹海周边变迁历史的故事。


以下内容摘自《我家住在什刹海》,已获出版社授权出版。


《我家住在什刹海》,赵淑华王德全主编,北京出版社,2020年8月。


作者|苏有明;周立中;王力


@

节选|安爷


积水潭失去明代以后水运码头的地位


积水潭的变迁在郭守敬纪念馆有详细描述。是东汉以前高良河的老路。东汉以后,水流向季承南部,老路堆积的高梁河水形成河湖湿地。白莲潭在金代叫,积水潭在元代叫,海子在蒙古人叫。金东都的城市水源靠莲花池水系。元大都新城位于金东都老城区东北部,这里有战时保存完好的龚蓓建筑,可以作为新城宫布局的依据。附近的积水潭可以连接到高良河,可以为新建的首都城市提供用水需求。


历史上北京的供水系统经历了从莲花池水系到积水潭


水系的重大转折。当时,刘策划并主持了元朝新都的建设。他意识到单靠高良河无法满足王朝都城的需要,于是推荐郭守敬负责新都的水利。郭守敬一生致力于天文学、历法、水利、测量学的研究和实践。他在规划元大都水利建设时做了两件大事:一是解决了日常用水,解决了水运到北京的水源;二是京杭大运河最后一段开通,解决了通州到积水潭的水运。


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首肯后,郭守敬从元朝第28年开始了第一个工程


。在



水也得到补充。次年,郭守敬开始了第二个工程,开凿或疏浚积水潭至通州的运河,与大运河相连。具体路线为:从坦东引水至后门桥,经东埠坝桥至大都帝都东墙,流经北河沿和南河沿,离开李正门


东水关,转向东南,离开东便门与通州张家湾、北运河相接。从那时起,南下的曹船可以通过这条河直接进入大都市。贯穿全线的京杭运河,以积水潭为北段水运枢纽。


积水潭不仅用于运河码头、灌溉供水、停泊水艇,也是大都城市民运输、游玩、休息的最佳场所。元代积水潭水面开阔,号称“十里烟海,风景如画”,商船、旅游船数量众多。“渡桥西看似河城,对岸露台彩妆,十顷琉璃明秋影,骑跨宫墙照人”,反映了当时积水潭的生态环境,远非后人可比。


积水潭东街。


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京杭大运河不再经通惠河至积水潭。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城市得到大规模重建,通惠河部分河段和积水潭部分水域并入帝都,使积水潭失去了水运枢纽的地位。元代北墙位于华北三环半。明朝将城墙南移至华北二环路,将积水潭北部水系的一部分留在城墙外,即太平湖。


什刹海以南还有四座宫殿,可以看到痕迹


我家周围100米范围内有两座宫殿,周围1000米范围内有6座清朝的宫殿,其中位于什刹海以南的宫、卿两位王子和位于后海以北的淳亲王,在清末被封为世袭国王。虽然它们的主人在中国历史上都有自己的名字,但遗憾的是,由于时间飞逝,一些宫殿已经从所有生物中消失了。


龚王府


从龚王府外面往西看,可以看到柳荫街对面有一座古建筑和一座仿古建筑。这座建筑的长度在东、西、北、南各方面都略低于恭亲王府。这座建筑最初是一座宫殿,它是越县的宫殿。王运启初为康熙十五子,雍正八年为金悦郡王。光绪二十八年,光绪七弟被钟君王毅收养,王毅继承贝勒大人,迁居于,称陶贝勒府,但的规定没有改变。光绪三十四年,朝廷给载涛加了一个郡王,但是到了清朝末年,在大家都改名为郡王府之前,已经改成元朝了,所以人们还是习惯叫陶贝勒府。


据有关记载,余王宓坐北朝南,城门朝东,分中、东、西三路。中路四个院子,东路四个院子,后面三个院子。西路只有三排房子,西有剧院,南有花园。有长廊、亭台楼阁、花厅、假山。清朝灭亡后,载涛因生计无着,于1925年将贝勒府后花园长期租给辅仁大学。1929年,南马圈和园前空地卖给辅仁大学,建成了一座具有丰富中国传统古典建筑造型元素的辅仁大学新楼。辅仁大学北部改为辅仁大学男中学,即现在的北京十三中。


后海青雪


原发现宫西侧是松树街分隔的最后一座清宫。王庆祖上曾经是大皇族,第一代清太子


是乾隆十七子。嘉庆四年,


乾隆驾崩,雍隐升为郡王,然后小沈阳被罚无



3月,内务府从应永后裔手中收回清宫,将其后裔奕劻迁到定府街乐府西侧的三级凤仪功夫座。


咸丰二年,咸丰帝将清王府改名为恭王府,赐给恭亲王?作为豪宅。1861年,咸丰帝去世。阴谋与慈禧太后发动心有政变,成功夺取政权,统治十一年


仿雍正八年,太子项恩的榜样?世袭怠慢,易?成为清朝第十个铁帽王。有趣的是,奕劻搬出清王老府后,并没有沉沦,而是鼓励自己前进,一路顺风。咸丰二年正月年仅14岁的奕劻金凤贝子。咸丰十年正月,咸丰帝三十大寿,二十二岁的奕劻升任贝勒。慈禧在咸丰年间与弟弟桂香交往时,经常抓刀当代笔人。虽然奕劻一无所知,但她写得很好,因此赢得了慈禧的青睐。同治十一年九月,同治皇帝结婚,34岁的奕劻被授予郡王称号,这是奕劻恢复其祖父支系称号的第一步,尽管这只是一个荣誉称号。


银顶桥


光绪十年,46岁的奕劻在慈禧太后的“沈嘉易枢”的帮助下接任丞相外交大臣,主持外交,正式升任青县王。光绪20年,慈禧太后60岁寿辰,56岁的奕劻被封为清亲王,权力渐增。光绪二十四年,在戊戌政变的关键时刻,风华正茂的奕劻对慈禧帮助很大,被封为清朝第十二位,也是清朝最后一位世袭铁帽王。当时的内务府厅长肯定没想到,接近末位爵位的辅国将军居然能翻身咸鱼,一步步跳到大清爵位的巅峰,和霸占自己住处的太子龚玩。并肩而行。


上图,我们说了共工府,阿拉善府,越府,清府。这是什刹海南部四座完整的宫殿,还有一座宫殿完全消失在居民楼里。这是红色科学家周先生命名为“红楼东府”的十大宫殿。王宓十官称敦君王宓,是康熙末年积极参与九王夺位的十位兄长的居所。云,生于康熙二十二年


十月十一日,康熙四十二年三月,封为多罗墩县王


雍正四月被封爵十五年。敦王府位于南关胡同,那里有敦王家庙。《啸亭续录》作者刘鹗的第四个儿子刘和他的儿子刘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三年了。楼主是中法大学的杨孟友,原主人是十弟的后代朴尊


时间变了,郭被转卖了好几次。据说南关福安胡同西出口以北,从现在的45号门牌向西,一直到西出口,有四个连续的门牌,合起来就是以前的墩王宓。根据目前的数据,王敦的门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直到1938年,溥的儿子卖掉了西院。买家拆了西院,重新盖了房子。他在北边的东煤厂胡同开门,门牌号是22。敦王宓的前身是明末吴三桂的父亲项城伯吴襄的第一个住所。它本来不受王宓的管制,但在王敦罪恶地抛弃了它之后,它成了禁入之地,消失在有着灰色小砖瓦的胡同中,这是标题中应有的含义。


胡同三轮车


咸丰二年,咸丰帝将清王府改名为恭王府,赐给恭亲王?作为豪宅。1861年,咸丰帝去世。阴谋与慈禧太后发动心有政变,成功夺取政权,统治十一年


后海南岸五宫除外。其实从我家到西南或者西北,2000米以内,就有两个铁帽子的王家。西南有太仓、茅家湾的庄青王宫,西北隔海有乾隆二宫;此外,中海一处未完工的春王府和一处被画成地安胡同的蒙古喀喇沁亲王府



恭王府花园占地近50亩,园林分东、中、西三路。中路入口是模仿西方建筑的石墙门,门楣上写着“静古”,既是景观主题,又是园林主题。从假山隘口进门,石顶有一块“太湖石”,上面写着“独乐峰”。市北是“蝙蝠池”,花园的中心建筑。“安山堂”是园主宴饮的地方。房子后面有一座假山,山上有——个“邀约平台”,顾名思义就是赏月的地方。假山北侧是我工作了很久的蝙蝠厅,厅后是后墙,就是我小时候猜的那面墙。在花园东路入口处,有一条著名的小路,叫做“曲径通幽”。穿过假山是一个小花杯亭和一个精致的挂花门。大门两侧有两棵刺槐。专家说东边的一棵树至少有300年了。进入吊花门是一个小院子,全是竹子,特别有情趣。“钟楼余音”小院后面有一个宽敞的庭院,庭院的北面是王宓大剧院。就我个人而言,龚王府最让人感慨的就是剧场。在恭亲王时期,剧院被称为义神院。这是主人举行宴会和大厅会议的地方。占地685平方米。从侧面看,它像一个巨大的码头;从高处往下看,它像一只大蝙蝠。整栋建筑采用纯木结构,用三卷挂钩搭建全封闭式屋顶,设计真的很棒。尤其是它的音效好,即使不用麦克风,房间任何角落音质都不错。


据说大剧院建筑巧妙,是典型的木榫卯结构。剧院前部设计两根柱子,既支撑亭顶,又支撑重梁,使舞台空间开阔,三面传声。还有说舞台下面埋了九个大桶,也起到了收音扩声的作用。这个说法类似于圆明园大舞台遗址发现的埋在地下的大瓮。


@

剧场里的装饰很独特。高高的屋顶上挂着30盏宫灯;从历史上的老照片可以看出,当年剧院里还挂着法国的大水晶吊灯,可见当年的王公们乐此不疲!室内的墙壁和横梁上画着美丽的藤蔓和紫色的花朵,在藤架的内外呼应,让你坐在室内看戏,仿佛置身于室外的藤架之下。巩的大哥宰英是北京有名的大牌朋友,巩的家庭班也是北京最好的家庭班。


在王宓的剧场建筑里看戏,是一种高层次的享受。当年的京剧大师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著名昆曲大师杨明宇,京剧大师梅兰芳,都在这里登上了舞台。1996年,工作再次调动,负责剧院的夜场演出。我带领团队研究了歌剧院的历史演变,恢复了它的原貌,并邀请了著名的京剧艺术家上台表演。国内外游客流连忘返,昔日的王宓再次辉煌。花园西路入口是一面小城墙,入口有“关羽”二字。关羽是山海关的古城。书上说:“明朝洪武十八年将军许达,建山海关,但关城不详。因为关城两岸有许多老榆树,所以得名“关羽”。小城墙南边有一口井,很久没有水了。井边有一座小龙国王庙。墙的背面是一池清水。池中有一方亭,名曰“诗舟”。现有浮桥和西岸路。水池北岸有五个大瓦房,以前是天主教爱国会的教堂。


房子后面有两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取名“多斯书院”,是辅仁大学1920年把花园卖给西施库教堂后建在花园上的神甫宿舍。当时,主教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