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用科学战胜困难用生命保护生命33354“时代模特”同济医院“锐刀公司”-

用科学战胜困难用生命保护生命33354“时代模特”同济医院“锐刀公司”-

发布时间:2020-09-25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2

原标题:用科学战胜困难,用生命保护生命——“时代模范”同济医院“尖刀公司”


来源:CCTV


在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肺炎封杀战中,湖北武汉有中流砥柱。33,354


他们秉承“与国同舟共济、帮助人民”的信念,修筑白色长城,打赢了武汉、湖北保卫战。


他们自告奋勇,迅速改造了两个医疗区,救治了新冠肺炎3500多名重症肺炎患者,成为武汉市重症患者最集中的定点医院。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


这家医院有专门的团队——


他们是医院多学科合作的浓缩版,作战灵活,各有所长,插管,心脏保护,肾脏保护,肝脏保护,大脑保护.有危险的地方。往哪里冲;


他们在“重症高地”打了一场决战,为重症、危重病人的治疗提供专业的临床支持,以顽强的意志和高超的技术守护生命。


这支队伍活跃在同济医院,与支持湖北的40支医疗队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0多名精锐战士并肩抗击疫情,争分夺秒,生死与共。


他们是同济重症治疗的“尖刀公司”,舍身救人。


他们以“多学科合作、精细管理”的科学治疗模式,成功探索了危重病人的治疗和降低死亡率。国务院联防联控机构发布专题文件,推广同济重症救治经验。


近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决定授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尖刀公司”、“时代楷模”称号,号召全社会向他们学习。


特种作战尖刀公司:多专业合作攻克难题


新冠肺炎重症肺炎有多危险?


——咳嗽有可能导致肺部“破裂”。


治疗危重病人有多难?


——新冠肺炎重症肺炎患者常并发心脑血管疾病、内分泌疾病等基础疾病,可随时引发炎性风暴。


SARS-CoV-2是新发现的病毒,其致病机制尚不明确,常对症治疗。通过对同济医院疑难病例的分析,发现不仅肺部损伤,而且多器官损伤也是导致危重患者死亡的原因。


湖北大部分急救医疗队主要由传染病、呼吸系统疾病、重症医学的医生护士组成,其他学科人员相对较少。鉴于协助湖北的医疗团队在治疗过程中遇到的常见临床问题,医院将最佳版本的多学科合作转移到两个危重患者治疗区。十三个分队,包括气管插管、肾脏保护、心脏保护、肝脏保护、脑保护和精神心理、中医、临床营养、康复、气割、咽拭子取样、压疮特护、重症治疗MDT、协助金银潭,组成“尖刀连”危重治疗小组,24小时待命,为每个病区提供临床技术支持,补充专业“短板”,形成前进的门户,帮助金银潭。


“作为国家队,目前疫情必须主动。”华中科技大学执行副校长、附属院长同济医院表示:“找准方向,找准出路,打好组合拳对抗疾病,是必须完成的使命。”


插管敢死队:“我们不去,谁去?”在新冠肺炎,重症肺炎和危重病患者通常患有严重的肺部疾病,呼吸困难,需要进行通气治疗。当无创呼吸机不能满足患者需求时,需要进行气管插管。这也是拯救生命的重要手段。气管插管实际上是一项非常高风险的工作,因为当麻醉师在病人的鼻子和嘴附近进行近距离插管时,会产生一个大的amo


麻醉师被告知,他将立即对危重患者进行气管插管。这意味着病人的病情非常严重,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地把人从死亡线上抢过来。


2月11日,患者程春生入院6天,病情持续恶化。2月17日被转到ICU病房。插管小组给他做了紧急气管插管和呼吸机通气。


紧急气管插管的风险极高,尤其是新冠肺炎肺炎的危重患者病情严重,体能差,不能耐受长期缺氧和血压心率剧烈波动。统一标准的视频喉镜是插管“敢死队”不消耗战的必备武器。同时,掌握插管指征,规范严格的插管程序,做到了“零失误”。


“武汉有很多医护人员被感染。你不知道你会不会是下一个。医生会生病,会被感染,但我们得让大家在一线安心,所以对自己的防护要求很高。”万丽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没有一个麻醉团队受到感染。万里的老婆也是一线医护人员,夫妻二人都在一线作战。那段时间,万历的老母亲很担心,每天在家看电视看报纸,她的担心只能变成默默的关注。老人深刻理解生命至上,这是作为医生的儿子最大的信念。


@

防暴精英:用一切可用的治疗手段,一定要争取。


SARS-CoV-2不仅会侵袭肺部,还会诱发炎性风暴,攻击心肌细胞,甚至引起“暴发性心肌炎”和心源性猝死。同济护心队体现了预防“暴力”的精英精神,对可能出现急性心力衰竭、心肌梗死、暴发性心肌炎等危急情况的患者积极给予早期干预。


2月5日,同济医院急诊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树生接手了中法新城校区的一个ICU病房。刘先生,42岁,发烧9天,干咳,胸闷,呼吸困难,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生命垂危。李树生说。"有了所有可用的治疗和冒险,我们必须战斗并去ECMO!"。在ECMO的帮助下,刘灿先生让肺部得到休息,并给医生更多的治疗时间。然后就是医生护士的长期坚持。3月10日,刘先生成功摘下ECMO,然后摘下呼吸机。他是当时湖北省成功脱离ECMO的最重病人。


刘老师的成功治疗,带领同济医院重症监护团队提出了前进的治疗理念。人是一个整体。抗击非典(SARS-CoV-2)时,患者的心肺需要同时进行抗击。只有保护心脏,病人才能全心全意地对抗肺部感染。在临床实践中,专家发现20%的危重患者有心脏损伤。


“6床,程春生,50岁,呼吸衰竭,即使在机械通气伴气管插管的情况下,血氧饱和度仍达不到目标值,你需要ECMO维持生命体征的稳定吗?”2月17日上午8点,同济医院ICU病房正在讨论此案。


“ECMO不是用来延长生命的,而是用来拯救生命的。在最佳呼吸机参数通气的情况下,如果患者仍有难以纠正的严重低氧血症,应尽快开始ECMO,而不是在无事可做时等待ECMO继续生活。当时其实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治疗意义。”心脏保护小组成员周宁说。


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周宁对新冠肺炎肺炎的感受比很多人都深。因为,他也是病人。


除夕夜前三天,周宁在工作中不幸被感染,他从家庭隔离中恢复后写的“自愈”日记单篇阅读量1520万,被221家媒体转载,极大增强了民众对SARS-CoV-2的认识,缓解了公众恐慌,受到同行和社会的广泛好评。


隔离期结束后,周宁立即前往一线,在同济医院光谷校区组建“心脏保护小组”。


2月19日,周宁和同样是m


一般来说,炎症因子相当于防御中埋下的“地雷”,可以炸毁入侵身体的病毒,同时也会对身体造成损害。一旦疾病得到控制,就需要清除这个“地雷”。


程春生是危重患者之一。


如何应对“炎性风暴”?以“护肾队”队长徐刚为首的同济医院“护肾队”开始了“封杀战”。


“来支援的医疗团队中,心脏科、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很多,肾科医生相对较少。很多医疗队不了解血液净化的效果,对此有所保留。”肾脏保护小组的何帆医生说:“一开始,我们非常焦虑。在光谷医院住院患者中,肾损害的发生率在15%左右,患者行色匆匆,却一无是处。”


经过临床实践,团队发现了血液净化疗法在阻断“炎性风暴”中的作用。通过血浆置换、血液灌流、血浆吸附等血液净化疗法进行早期干预,可以有效清除这些炎症因子,为后续治疗赢得时间。


于是,护肾小组所有成员分工合作。花了3天左右的时间,对全院820多名患者的病例参数进行了仔细的整理对比,并针对个别患者给出建议。


通过血液净化治疗,程春生的炎症因子没有再增加,治疗效果良好。肾脏保护小组在疑难重症研讨会上报告了这一成功案例,然后再接再厉,完成了第二、三例。高峰时期,光谷医院17台血液透析机满负荷运转,最多一天有4名肾科医生和20多名护士治疗34名患者。


在光谷医院,患者每天接受8到10小时的血液净化治疗。疫情期间,同济肾脏保健团队共救治371人,总救治时间3900小时。各小组采用“一对一”的护理计划,一名护士负责一名透析患者,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监测所有指标,尽可能避免重大并发症。为了随时迎接挑战,团队所有成员都住在医院,高负荷工作。


团队每晚开会,复诊当天的情况,比如治疗了多少病人,如何优化流程等。何帆说,他希望及时总结治疗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并与其他医务人员分享实践中的好方法,以提高患者的治愈率。


事实上,何帆和周宁一样,在早期工作中就感染了新冠肺炎肺炎。幸运的是,他的症状在短时间内得到控制,并很快治愈。隔离期过后,他报名复工。他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病人为荣。


重症监护室团队:ICU病人是“有人看守的”


最难的不是技术水平,而是心理压力。ECMO以每分钟2000到3000转的速度旋转。如果操作不严格,不仅会给其他设备的操作带来麻烦,还会破坏整个系统,甚至使病人的血液溅到整个病房。在ECMO的正常运行过程中,仪器的各项指标与患者的身体状况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任何不恰当的治疗都可能对新冠肺炎的重症肺炎患者造成致命的伤害。因为,它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监护,根据监测值,可以随时通知医生调整治疗方案,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关系到患者的生命安全。


同济医院的心脏护理团队共有7人,每4小时轮班一名ECMO患者。工作量很大。每小时测一次凝血时间、机流量、转数,氧气瓶够不够,卧床病人的下肢康复锻炼。当机器报警时,每个人都很紧张。


同济医院中法新城校区ICU护士长熊杰,从1月27日病房6月5日关闭开始就一直坚守在一线。熊杰已经工作了30年,但这次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和以前不同了。在她的病房里,病人是“最重要的”。她说,像程春生这样的危重病人正在ECMO接受血液透析。从某种意义上说,护士保留了sl


“你还活着!活过来!”2月27日上午,程春生听着医护人员喜悦的哭喊声,眼里噙满了泪水。那一刻,他湿润的双眼和周宁医生“活过来了”的欢呼声广为流传。这是病房里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医护人员为他成功起飞了ECMO。一天后,程春生成功脱离有创呼吸机,恢复自主呼吸。拔完管子,他挣扎着写下两个字:谢谢。


另外还要面对患者的心理问题。熊杰遇到一个重病患者,醒来后第一次不吃不喝,不想输液。在熊杰上班的路上,有一个花坛,花坛里有一朵小野花,它开始变绿,然后开始发芽。每天,她都要拍一张照片并发送给病人。直到鲜花盛开,她把它们带到病人的床边。病人当时就哭了,说配合治疗。面对越来越多的出院病人,熊杰说,“我的每一步都是值得的。”


多学科结合:齐心协力,聚丝成绳


SARS-CoV-2对患者多器官造成损害,而不仅仅是单一目标。在同济医院战时医务部的集中管理下,各小组在不同领域做出了贡献:


同济医院10人护肝小组迅速集结成立,并定期参加疑难病例讨论。根据个体情况,对SARS-CoV-2感染引起的全身损害进行评估,尤其是肝脏损害是否与低氧血症、药物损害或病毒直接攻击有关进行讨论和延续。


2月28日,同济医院精神科医生杨远教授通过机舱内的视频远程咨询平台,对患者进行“面对面”的心理咨询。“非常感谢你听我谈论这些事情。我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无处可说。这是我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敞开心扉说这些话,说我好多了。”病人任说。


针对患者存在的胸闷、气短、心率不稳定、疲劳、活动能力下降、氧依赖等诸多问题。康复组对重症新冠肺炎肺炎进行了早期康复治疗,改善了呼吸困难症状,减轻了焦虑和抑郁,减少了并发症的发生,预防和改善了功能障碍,降低了致残率,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患者的功能,提高了生活质量。“我以前天天躺在床上上厕所,心情不好。现在在康复治疗师的帮助下,我可以上一小段时间的厕所然后回来,这让我看到了希望!”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女人的病情有了很大的改善。


营养团队为新冠肺炎患者量身定制《营养风险筛查表》,根据评估结果制定营养支持计划,选择合适的营养治疗方案;参与新冠肺炎重症肺炎患者治疗的中医队伍广度和深度也在不断提升,贡献中医经验和智慧,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气管切开小组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气管切开术已成为帮助新冠肺炎重症肺炎患者摆脱有创呼吸机支持的最后一张王牌;咽拭子采集团队创新设计发热门诊咽拭子采集平台,重构咽拭子采样工作流程,疫情期间无采样器感染;压疮特护小组通过制定个体防护计划,提高患者舒适度,促进康复;重症监护用MDT小组成员每天按时召开病例研讨会,准确评估和调整危重患者各器官功能,每天创造生命奇迹;金银潭支援的小分队在疫情初期就开始进驻金银潭医院的ICU病房,开辟了另一片战场.


于是,40·1“国家医疗队”齐心协力,把丝绸聚拢成一条绳子。在中法新城校区,同济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联合发文《重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与管理共识》,明确规范了患者院前评估与转运、病房设置与管理、医疗质量评估、多学科联合诊疗、整体护理等诊疗流程。“《共识》”的形成,以及大量的临床实践和经验讨论,让专家们初步勾勒出患者病程的进展,总结出一套组合拳。在光谷校区,由同济医院和各医疗队组成的战时联合医务部、护理部和专家组每天汇报各医疗队的医疗工作量、死亡率数据等存在的问题;战时,联合医务部率先制作同济医院医疗核心体系“微缩版”,不断提高医疗质量和安全管理水平;联合护理部制定了30多种规范和流程,结合最新版新冠肺炎肺炎诊疗方案,及时制定和更新患者整体护理计划的评估表和护理执行清单,确保同质无缝护理,实现整体护理与个性化护理相结合的危重患者护理模式。


“和国家同舟共济,帮助人民。”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党委书记吴京表示,面对百年一遇的突发疫情,患者激增,床位不足,防护材料短缺,人力资源短缺。困难没有吓倒我们。全体干部职工的使命感被激发出来了。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由小分队组成的“尖刀连”齐心协力,在严酷的对待中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挽救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现在同济医院已经在全力演奏《复工生产协奏曲》。经历了战争和疫病的洗礼,见证了生命的奇迹,“同舟共济”的感觉已经铭刻在同济大学每个人的心中。他们始终坚持下去,为人们的生活和健康筑起一道坚实的墙;他们也始终相信,在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将赢得防控疫情的最终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