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如何确定偷换炒股账户罪的数额-

如何确定偷换炒股账户罪的数额-

发布时间:2020-09-26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8

原标题:如何认定偷换股票账户进行挂靠交易的犯罪数额


在挂靠交易中,行为人的股票账户始终处于有针对性的反向低买高卖操作中,此时行为人基本没有亏损的可能。事实上,对行为人是否获利以及获利多少的判断,应该以最后一次交易匹配成功为时间点,将账户中的资产金额与敲入交易前的资产金额进行比较。很多敲门砖交易获得的差价利益就是行为人的获利金额,也就是他盗窃的盗窃金额。但是,确实是行为人的行为造成了被害人的损失,如果不对这些损失进行评估,评估是不充分的。因此,建议将其作为量刑的参考数额。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在为大家参与金融活动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股票账户等金融身份认证信息被盗的风险。演员可以通过向数据中间商购买股票账户密码,向用户设备植入木马程序,或者在没有实际接触受害者的情况下使用暴力拖拽和撞库等方式直接获取他人的股票账户密码。行为人在获取股票账户密码时,往往会选择操纵他人账户进行高买低卖,同时在自己的账户中进行同一只股票的高卖低买的连锁交易,通过反复实施上述行为获取股票差价,谋取不正当利益。


虽然对于敲敲门交易窃取他人股票账户行为的性质存在不同意见,如民事权利代理、诈骗罪、盗窃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等,但从目前的研究来看,对于盗窃罪基本上已经达成共识,其中争议主要集中在应以什么标准确定盗窃罪的数额上。目前主要有三种观点:观点一、被害人损失数额的标准理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被害人的损失数额是盗窃数额,但同时认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应当扣除行为人在盗窃、变卖被害人股票账户中所支付的必要费用。观点二,联动交易周期交易累计金额的标准。根据说话人的主张,案件涉及的敲敲交易的成交金额累计计算为盗窃金额。同时,由于盗窃是针对个人财产的犯罪,应该肯定的是,每一次盗窃账户中的股票和资金,都应该在累计计算中进行评估和反映。第三点,利润额的标准理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行为人敲门交易的利润额应视为盗窃数额。笔者支持第三种观点,但认为被害人的损害数额应当作为量刑的参考。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以损失金额为标准不符合盗窃罪的基本规范结构,在盗卖股票的情况下没有可操作性。在证券交易所市场,除了在集中竞价阶段采用最大交易量优先匹配交易的原则外,在连续竞价阶段按照“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进行竞价交易。这样,行为人抛出受害者账户中的股票后,可能会受到价格、时间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使得行为人无法成功将受害者账户中的股票买入到自己的账户中。最终,许多交易都会给受害者造成损失,但行为人只是在重复交易过程中实现了对余额的非法占有。其实非法占有这部分的区别也是行为人犯罪行为的目的。盗窃罪的数额如果按照损失数额计算,不符合盗窃罪“消灭占有、确立占有”的基本规范结构,因为虽然造成了被害人的损失,但是行为人没有确立占有相当部分的损失。


本文缺乏可操作性是指由于股票交易受市场影响很大,股票价格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处于变化状态


其次,存在以敲敲交易累计成交金额为基础的重复评估问题,混淆了案件与盗窃系列犯罪分子的关系。事实上,受股票交易系统的约束,人们在每一次连锁交易中都需要支付相应的股票或资金,这些股票和资金最终会再次进入被盗股票账户,尽管它们会一个接一个地缩水。如果将每次敲扣交易后被盗股票账户中的股票价值或剩余资金累计计算认定为盗窃数额,不仅违反了禁止重复评估的原则,而且使实施敲扣交易型股票盗窃不可或缺的犯罪成本成为变相的盗窃数额,也不符合常理。


同时,很难解释为什么行为人在一个广义的盗窃意图支配下,对同一财产犯罪对象连续进行了多次盗窃,最终认定的盗窃数额会超过犯罪对象的总价值。主张累积计算的学者可能会将盗窃罪的连续犯与本案情况混淆。盗窃罪系列,是指基于相同或者广义的犯罪故意,连续多次犯盗窃罪,犯罪数额应当累计计算。在这种情况下,每次盗窃的犯罪对象是不同的。但是,盗窃他人股票账户所侵犯的财产客体只是被盗股票账户中的原值股票或者资金,而行为人主观认知中的犯罪客体是一致的,即其控制的股票账户中的股票价值或者资金。因此,如果单个股票账户被盗,盗窃的金额不会也不应该大于账户中的原始股票价值或资金。


第三,以获利数额作为盗窃罪的数额,以损害数额作为量刑的参考,不会从轻处罚犯罪,也有法律依据可循。根据1998年发布的《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十三项“因盗窃给所有人造成的损失大于盗窃数额的,可以以损失数额作为量刑情节”。后来《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坚持将盗窃数额和损失数额分开处理,并在第四条第二款中重申“因盗窃给所有人造成的损失大于盗窃数额的,可以将损失数额作为量刑情节”。这说明司法机关有意识地区分了损失数额和盗窃数额。因此,在盗窃他人股票账户的情况下,以低于毁损金额的利润金额作为盗窃金额,更符合上述司法解释。此外,从犯罪主客观认定的统一性来看,行为人在实施串换交易时并不想直接获得被害人股票账户中的全部资金,而是试图通过反复的串换交易获得买卖的差价利益。这种差价利益也是行为人在实施盗窃时想要非法占有的财产。


评论者可能会问,如果犯罪嫌疑人敲交易证券盗窃不是盈利而是亏损,是否可以否认犯罪嫌疑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对此,笔者认为,当然不能否认犯罪嫌疑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但这个问题也不能视为否认以获利数额为盗窃数额、损失数额为量刑基准的认定标准的合理性。在连锁交易中,行动者的股票账户总是处于有针对性的反向低买高卖操作。对于行为人来说,这个时候基本上不存在亏损的可能,因为无论他怎么交易,最终都会有受害者的股票账户作为后盾,最多交易撮合不成功,行为人也不会因为实施了敲门砖交易而遭受任何损失。事实上,对行为人是否获利以及获利多少的判断,应该以最后一次交易匹配成功为时间点,将账户中的资产金额与敲入交易前的资产金额进行比较。很多敲门砖交易获得的差价利益就是行为人的获利金额,也就是他盗窃的盗窃金额。但是,由于行为人的行为确实给被害人造成了损失,如果不对这些损失进行评估,评估是不充分的。因此,建议将其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