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如何保护大运河的文化遗产关于大运河保护和利用的五个问题-

如何保护大运河的文化遗产关于大运河保护和利用的五个问题-

发布时间:2020-09-28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5

原标题:如何保护大运河的文化遗产?关于大运河保护利用的五个问题


新京报9月2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介绍大运河的文化保护、传承和利用情况。国家发改委社会事务司司长欧晓丽表示,在《规划纲要》总体指导下,四大专项规划和八大地方专项规划全部下达,大运河文化保护与传承“四梁八柱”规划体系形成,大运河文化公园顶层设计基本完成。


大运河由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浙东运河组成,全长近3200公里。它已经挖掘了2500多年,是世界上最长、最大的运河。由于时间跨度长,大运河文化融合了京津冀、赵岩、齐鲁、中原、淮阳和吴越的优秀传统文化元素。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号文件,概述了大运河文化保护与传承的路线图、任务书和时间表。


问题:大运河如何实现水?水利部河湖司副司长刘东顺介绍了京杭大运河的现状。目前黄河南段、黄河北段、通惠河沧州城区段、北运河南运河、天津西青城区段常年有水。南运河其他河段,目前小运河基本处于干涸状态。


鉴于现状,《河道水系治理管护》计划明确提出,大运河主要河段应有水,11个河段可通航旅游。同时,确定了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和隋唐大运河的河道管理和保护重点。


目前水利部正在深入研究大运河实现通水的方案。


方案的基本思路是协调地方水、城市再生水、南水北调、引黄工程的调水,解决水源问题,并采取其他措施改善大运河的水资源条件。


首先以水资源为最大刚性约束,加强大运河沿线水资源的节约集约利用。推进重点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注重远近结合。此外,为全面控制沿线地下水超采,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应急供水、运河引水、黄河供水将补充南运河河北段和小运河生态取水口。从长远来看,结合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南运河河北段小运河的水问题将得到解决。


第二个问题:大运河什么时候可以通航?


刘东顺介绍,京杭大运河的黄河南段目前可以通航。除江南运河浙江段外,均达到二级、三级航道标准。由于水资源短缺,近期黄河北段、南运河、京杭大运河小运河无法通航旅游。


值得注意的是,北运河部分路段已经具备了先实现旅游通航的条件。从通航安排来看,近期要实现北运河分段旅游通航,远期要实现全线旅游通航。目前,已经起草了北运河航行总体规划,以征求意见。


刘东顺说北运河的航行有两个突出的困难。一方面,跨河和沿河建筑物阻碍通航,使得目前的北运河只满足分段旅游通航要求,而不满足全线旅游通航要求。根据初步统计,那里有


在传承方面,以大运河文物等各种文化遗产为主体,构建大运河民族记忆体系。保护、修复和展示重要文物,构建统一规范的大运河文化遗产展示体系,建立一批大运河考古遗址公园和特色博物馆。同时,通过民族遗产线将六大文化高地串联起来,打造具有代表性的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体验店。


新庐江表示,保护大运河,不仅要保护大运河本身的文化遗产,还要将其与保护大运河沿线独特的景观特征相结合,保持遗产本身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文化连续性。


《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规划还提出将大运河周边景观作为保护对象,纳入保护范围,明确各地对保护区内的景观管理和控制提出严格要求,细化相关开发建设活动的分类管理规定,加强监管,对不符合要求的及时控制和整改。


四个问题:如何平衡文化带建设和生态修复?生态环境部综合司副司长万军说,大运河是中华民族1000多年来适应、利用和保护自然的智慧结晶,生态环境保护和恢复以及文化带建设必须统筹推进。


按照《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规划,生态环境保护和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在空间上是统筹控制的,文化保护的对象也是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总用水量和水环境质量是生态环境保护和恢复的约束性指标。


规划提出严格保护大运河文化遗产地段和遗产地的空间形态,将大运河文物保护和建设控制地带的范围纳入国家空间规划,严格控制大运河沿线风景名胜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和特色城镇周边生态空间的占用。


同时,在大运河两岸一公里以内的滨江生态空间和两公里以内的核心监测区实行差异化保护管理政策。


万军认为,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和利用的基本支撑。与此同时,生态环境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的问题,需要先进文化特别是生态文化的引领,来改造我们的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二者相辅相成。


五个问题:文化与旅游的融合如何助推沿线产业的发展?


《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计划明确了大运河文化旅游一体化的目标,重点是国家文化公园的展示、资源开发、品牌识别等。并将推出文化艺术精品、文化旅游一体化精品路线和系列品牌等。


文化旅游部政法司司长张永新表示,未来将发展沿地区旅游、博物馆旅游等。鼓励开发文化创意产品,打造非遗产主题的优秀线路,沿线建设非基因体验设施。推动发展乡村旅游、红色旅游、旅游演艺、特色民宿等。培育数字文化旅游新业态,同时提升住宿、餐饮、购物等相关业态水平和服务质量,打造运河城市、运河产品、运河节庆等品牌体系。


同时,加强新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沿线县级公共文化设施功能,开展公共文化机构与旅游文化馆功能整合试点,建设一批交通枢纽沿线旅游服务中心和集散中心,推进数字旅游